在别处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 许巍《在别处》

Red Fox and Ice/Scarf/围巾
PAPY & ROSS & KOUHAI MARRY ME!

不死者

“爱上了!爱上了!”

没有!没有!飞段的脑袋操控着身体手忙脚乱地想要将那颗此刻万分活跃的,振翅欲飞的,火红的自己的心脏塞回胸口的破洞。你想死吗,白痴!

“但是爱情和死亡的神秘远胜于生命的神秘。”心脏每一根动脉静脉的大声喊叫,随着他苍白若铁藜的嘴唇开合平静地吐了出来。


直到真正死前的那一瞬间,飞段才真正感觉到“自己正活着!”。心脏的挣扎也像是万马奔腾的律动,视野狭窄,疼痛醉人,窒息感爬上他的神经。我曾活着!我要活着!他的大脑尖叫着,紧抓着最后的清醒不放。最后的一颗心脏也即将离体,过去种种如泪水涌上他斑驳癣痕颜色的眼睛。再见了,世界!他终于能满足地喊出这一句,而后,终于能够安详地闭上眼。


一个没完善的脑洞,大概是说忽然出现于世界的不死者扰乱了生与死的秩序,需要被消灭才能够让生命走上正轨,让新生儿得以出生。每个不死者都有自己固定的被消灭的方式。有些不死者渴望死亡,或者享受搏斗,于是变成正常人的帮手/赏金猎手。

其他人都是后天的不死,只有飞段是先天得到的不死的特质。

角都是半吊子的不死者,靠着掠夺他人的心脏而勉强保持不死的身体。

飞段的死去的方式是被所爱杀死……之类的吧hhh

得到了飞段真正心脏的角都能够成为真正的不死者了呢。

评论
热度(17)

© 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