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处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 许巍《在别处》

Red Fox and Ice/Scarf/围巾
PAPY & ROSS & KOUHAI MARRY ME!

少年的脸庞闯进我的思想。他的眼睛好似投入死湖的石头,呆滞,迟缓,却还是惊起圈圈褶皱。那是东方的土地,流淌着火红的奶与使人发疯的蜜,他就是挟带着这样一双眸子,来到西方无神的旷野上的吗?时间使它们衰变,不会再向每一个旁观的人透露星星点点的光了。少年的故乡有林间的避暑木屋,报信的鸟儿穿梭其中,喊着【将他抓起来!将她抓起来!】,他曾以自己堪比双关节(double-jointedness)的灵活程度模仿胡迪尼,只可惜火候不到,时候也不对,只把手铐变到了身前,还挨了皮靴的一咬。“故乡?不,那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了。”说是这样说着,可却像是唬小孩子听话的编造,一千零一夜的开场白。只有他红矮星的双眼,在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还会跳跃一下,依稀露出一些炭火似的光芒。

评论
热度(6)

© 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