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处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 许巍《在别处》

Red Fox and Ice/Scarf/围巾
PAPY & ROSS & KOUHAI MARRY ME!

比起强大的人,更想要成为温柔的人

给桂花的生贺! @山有木樨 

因为实在不知道写什么,于是写了以生活为蓝本的原创:d【。

今年也要开开心心w

题目和故事没多大联系……来自RADWIMPS的order maker


少女站在音乐教室门外,恍惚地看着M的身影。他孤独得如同未入冬就凋零了的树,顶着角落遗世独立地深思着。伸手去够门把手的少女听见了屋内传来的乐声,连忙后退,再去偷看M,M以眼神示意“已经开始了”。少女点了点头,交叉着手小心踱着步子,时不时看看走廊,确定没有人会打扰录音的同时,也可以合理地将M纳入视线。他丝毫不介意少女的存在,安闲地把守着玻璃门,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是在欣赏自己的倒影。不,他是不会顾影自怜的。只有M不会。少女盯紧他不停卷入自行车链而破破烂烂的裤脚,咬了咬下嘴唇。

正在教室里演奏的是S,这是要递交年终考试审核的录音,因此大家都小心翼翼,试图减少考官乱扣分的借口。少女刚蹿出门制止了一帮放学的低年级的有说有笑,站在门边想好了开场白,又听见了练习室里的吵嚷而飞奔过去。不,不如说是在M的一个皱眉下飞奔过去。平常满不在乎的M对于最好朋友S的事情,上心的不得了。而不愿意看见M困扰的少女,心甘情愿地尽着自己的力量。因为是朋友,也因为不想再看他为任何事情困扰。

等到练习时的人都走光了,最后一个人甩门而出,两人同时赶上去当缓冲垫。M的眼神几乎能够杀人,少女打了个寒颤。PTSD,她想。刚擦了擦额头,明显犹豫了的钢琴声又催下了一波冷汗。S,加油啊!

看着M,她掐了一下拇指指甲,还是用口型说道“刚刚没有太吵吧?”

他摇摇头,视线凝固在少女脸上半秒钟,微笑起来的时候已经沿抛物线落下了。这冬日阳光一般的温暖已经足以让少女鼓起勇气,她接着问道:“你准备的怎么样?”

他没听清,镜片后的眼睛眨了眨,干净的脸庞擦过视线正中,将耳朵凑了上来。少女唇瓣分开,直盯着他鼻尖先前的位置,以细若蚊蝇的声音重复了问题。天哪,他的嘴唇好干!少女转眼去盯他脖子上的阴影,目光的边缘切切擦过檀木的双眼和盐碱地一般的嘴唇。他听明白了,扯出了一副开玩笑的脸,双手摊开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准备!忍不住扑哧一笑的少女上前去拍拍他的肩头,“没关系,你一定可以的。”

他没有躲,但是忽然回到了礼貌的距离,说了一声简单的谢谢。少女意识到了自己的越界,向后退了一步以示抱歉。琴声逐渐流畅,M没有再看她,只是在屋内鼓掌完毕后打开门,留下一句“放学的人应该都走光了,你可以进来了”,没有再回头。

钢琴边的S正苦着脸扳着指关节,好看的棕色眼睛拧成了海螺的形状。少女看到他,眼神中立刻带上了笑意。“干得好,S!”

他嘴角下垂,摆摆手示意不要说傻话了。“我还以为我进入状态了呢……”

“没关系啦,你弹得很好!”嬉笑着的她这次可以拍着别人的肩头而不必担心什么。S苦楚地点点头,将One Summer's Day的谱子扔到一边。“和乐队的录完了,接下来还有这首,这首和这首…………”

少女看着忙碌的S和一旁指点的M,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S弹钢琴和M实在是太不一样,M就算真的毫无准备也可以发挥出色,而S精神一不集中就容易弹错,门外的两人多少次为他简单的错误而叹气。但是认真起来的S,魄力绝对不输于M。录音之前的他将乐谱摆了一地,眼神笃定而坚毅,少女在内心里吓了一跳,被注意到时只好装作是因为满地乐谱。他又流露出一丝日常的休闲气,耸耸肩给出一个丰满的笑容。于是少女走过去和他略加攀谈。S那双非常可爱的眼睛今天也格外黝黑,在少女忽然环抱过去的时候有一丝的停滞。“加油!你可以的!”

她松开手,他点点头,“不用担心,我已经进入状态了。”

少女傻乎乎地嘻嘻一笑,回想着刚刚少年柔和的肩膀。——随之因内疚低垂下头。朋友是个很好的借口,但是不能做不对的事情。她挠挠头,还是决定回到楼上去,离开这个危险的,会诱人犯错的回廊,去找K,那个自己真正有资格环抱着的可爱的家伙。

刚刚踏进走廊就听见了他的一声“啊”,高大的身影随即赶过来,几乎是和声音一同到达。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少女就被他拢进暖和的怀抱里,嗅着洗衣粉和古龙水残缺的味道,背后被以喜欢的方式轻抚着。不知所措地视线交接,真挚又炽烈的视线让她再度低下了头。“怎么样?”

“还没轮到我呢……”

“那也没关系,你一定会做得很棒!”

少女望着面前笨拙的男孩,露出了温柔的笑。


终于录完已经是夕阳西下,筋疲力尽的少女扛着乐器,背着背包,啃着没吃完的午饭,走出音乐教室。忽然想起还在学校上课的他,艰难地掏出手机,发了一句“我录完啦”

“在下来的路上:D”

!惊喜的少女连忙赶到平常见面的楼梯口,将包裹在门边堆好的时候,正好听到了熟悉的声音。K仗着两条长腿,风火轮似的下了楼,还没落地就伸出手来,将小小的少女抓进了臂膀。少女也挣扎着环抱他,嘴里间断着发出哄孩子一般的声音。“好啦好啦,我也很高兴哦。”

K放开少女,又牵起她的手。“这会怎么样?”

“很好!”她笼统地回答,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不够勇敢,没有演奏一首有难度的曲目。K开心地微笑,将少女长长的手指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嗯,因为是你,所以肯定会很好。不用听都可以知道,一定会很好。”

“你这可太有失偏颇了啊?”少女笑道。

他不甚在意地耸耸肩。少女嬉笑着看着他,踮脚摸摸他的头。高岭之花的M也好,元气活泼的S也好,面前的孩子才是少女真正可以与其相视而笑的人。请给犹疑不定的我以勇气吧。她祈祷着,将双臂环绕住那醉人的温暖。只有你才是唯一的。在最后的最后,我还是会回到你身边。



感觉少女很坏呢?也许是吧。但是那样的保证不是轻易说出口的。

总之,恋爱和白女票的故事送给桂花!【x

评论
热度(6)

© 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