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处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 许巍《在别处》

Red Fox and Ice/Scarf/围巾
PAPY & ROSS & KOUHAI MARRY ME!

【魔勇罗斯】咖喱鸡

兴之所至,黑魔勇,注意避雷,顶风作案??

虽然没看新的魔勇,但是想象比真实好!!一直期待着魔勇黑化呀(´▽`)


阿鲁巴的发色在黄澄澄的咖喱上显得格外宁静。即使身穿便服,作为餐馆常客,棕皮肤的厨师每次盛咖喱的时候还是会手抖一下,多舀上几块肥瘦均匀的鸡肉进去。阿鲁巴笑一笑,眯起焦色的眼睛来,端着托盘落座在靠窗的位子。

咖喱和威士忌有什么相同之处?一样的烧胃。对于阿鲁巴来说,也都是生活的必需品。店门打开,和顾客一同进来的还有嗖嗖的冷风,当头撞在暖气上,炸的满窗玻璃都是迷茫的水雾。阿鲁巴拿餐巾纸擦擦手,抹上了两竖,又在下面加上一条下弦月。很满意地他凝视一会自己的作品,从竖杠的空隙里看去,窗外的大雪不曾停。他想起黑发男人有魔力的红眼睛,像是夜【总【会的天鹅绒帘子,遮盖住后面苍白的秘密。可别把引擎冻上了,他想,拉过椅背上防雨的披风。

塞进自己喜欢的磁带的满足感就像把自己塞进漂亮女孩子的樱唇。紧抓着方向盘,起毛的皮面粗糙,呼喊召唤他的精神不要向想象之境飘去。然而没有用,即使他将指甲埋进皮套像埋进爱人的身体。他想起那个娇小的女孩子,被单像是天使的羽毛,将她的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她一双暗棕色的眼睛,逆光看去简直是深红色的。大雪过后的肌肤也像他,铁丝的黑发也像他。“这是什么呢,女士?”他提起床头柜上的手提包,满意地指向塑料袋里的白色圆片,安静的像是满月掉进了人间,致【幻【致疯的效果也丝毫不减。

“不,求求你,我的父亲!他是有名的律师!”

那么,我可要看看律师的女儿是否在身体构造上与常人无异了,他的舌尖鲜红,眼睛模糊。用你那含过金汤匙的唇亲吻我吧。记住!噬咬是要受惩罚的,我的离开是对你最好的惩罚。“既然你这样没有诚意,那我还是告诉父亲和天主教学校好了。”

公平?不公平?我们可是身处资【本】主】义。他也会理解的,他会回来的。罗斯,宝贝,你高傲的头颅也会像成熟的果子一样掉下来的。那时你会想起,大门永远向你敞开的是我。洗涮你皮靴和皮带的是我,你会回来的。浑身漆黑的金丝雀,亲爱的,可是我啊。


《污垢》梗,最近在看原著。答应吾等,没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去看。

咖喱鸡大概是因为馋了。

评论(2)
热度(19)

© 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