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处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 许巍《在别处》

Red Fox and Ice/Scarf/围巾
PAPY & ROSS & KOUHAI MARRY ME!

在街上为同僚的演奏驻足。六尺高的男子脑后团状的金发挤出帽尾,过矮的琴椅让他更像街头摆摊者,只不过售卖的是纯粹的喜悦。音乐把阴影都照亮,他并未在看琴弦,视线只摆在调音器上,指向远方的天空。头脑看似缺席,但手指可并未停止工作,那些有生命的指节跳啊,舞啊,不需要琴了,它们自己就会唱歌,会在舞厅的木地板上不停歇地打磨自己的模样,会发散一种专注的欣喜。辽阔的节拍如同弗拉明戈,啪!啪!啪!让你不由自主点头,踏步,打节拍,让这个夏日的午后变得更加怡人。一唱起来它们就不肯停歇,要唱到歌喉嘶哑,关节红肿才行!

“所以你们是演奏自创曲目?还是翻唱其他人的呢?”

男子挠挠头,轻松地说:“我们只是在自由发挥,闹着玩儿罢了。”

评论
热度(8)

© 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