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处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 许巍《在别处》

Red Fox and Ice/Scarf/围巾
PAPY & ROSS & KOUHAI MARRY ME!

夜风真舒服。总算是降温了,夏天的尾巴被秋兽一口咬下,从今往后掌管温度的寄生虫不准超过二十五只。夏虫在暗夜下成群逃逸,白色的隐身衣被霓虹灯肆意涂鸦,由此融入任何一条鲜艳的城市小径。再见!来年再见!它们叫喊着,云雾似的被秋风送走了。翅膀振动的频率太高,远山的灯火不得不使劲眨眼,才能守护来去的人造星光。空气中草木的味道随衣角翻飞,连带着雨水的嬉笑,是它们的临别赠礼。再见,来年再见!接下来就会是风的故事了,风颤动一切,抚慰一切。

评论(6)
热度(11)

© 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