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处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 许巍《在别处》

Red Fox and Ice/Scarf/围巾
PAPY & ROSS & KOUHAI MARRY ME!

生在世上的第……多少年了呢。角都依然是孤身一人。

他并不在意这个,孤身一人是他的使命一样。或许是天性使然,或许是旧日阴影。在忍界数十年沉浮,他多少也有了些高傲的念想,年龄也不再是避讳不谈的话题,而是定要摆出的谈资,甚至是值得炫耀的。但他并没有闲云野鹤不问世事,不,他全心全意地追求着最世俗最人类的事物——金钱。

钱似乎是他的同伴,因它们最可靠。一两就是一两,上面的人像永远注视着使用者。一箱子的钱,不会有异议,不会多嘴多事,也不会背叛。安稳得很,省心得很。世人所求无非钱,权,命。他也求,钱求得到,命也有的是,权就可以放松一些。

世人也求爱,他不求。叛忍和杀手有什么可求爱的?爱自己,这就对了。寻求欢愉,这也可以。寻求着欢愉,寻求着强大,他依次切开四位“同伴”的身体。

直到佩恩为他找到最好的玩具。或者说,甩不脱的负担。

切开,拼起来。再切开,再拼起来。气管一愈合,那张聒噪的嘴便开始喋喋不休,葡萄酒的眼睛就溢出疯狂的气息来。他恨他狂妄自大,恨他年少无知,恨他不知收敛。他恨他恨得厉害,却无法摆脱他,只因他是比他还要高一级的,真正的,不死者。

有时他会想,这很有趣,斗嘴,砍伐,缝合。但他的耐心总是短如对方听话的时候,使得每一次吵架都无可避免地发酵。

“我一定会亲手杀死你。”

由此建立羁绊。

生在世上的第……年,角都不再是孤身一人。


每一对cp里吾等似乎都会有偏爱,角飞自然是飞段小甜甜啦。因此有时会好奇,想从角都的角度去推测。

角都感觉上是个沉稳的人。即使说爱财,但也不会因此轻浮地下决定。比如任务途上去狩猎赏金猎物几乎都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细心策划的。他以一种近乎虔诚的态度敛财,这是他生活和性格的一部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他不拜金,似乎只是单纯为了“敛”而已。

虽然很沉稳,但是脾气却很急呢。是不是因为年龄积压,开始自恃甚高,看不惯年轻人的做法呢?

然后面对飞段……虽然看不惯,听不惯,也真不惯着,但是没办法解除搭档关系。角都就这样被迫地变得“不再孤身一人”。不管过程如何,总觉得这份羁绊还是建立起来了。他也有在习惯,从战斗方式上能感觉出来。

角都不像个孤单的人,虽然曾是独身一人。他不会有精神上的匮乏,也许是因为把精力全用在钱上。即使孤单,也是他的选择。飞段就不一样了。

p.s. 觉得角都摘下面罩和头罩的样子很帅气。

p.p.s. 好想写角飞…………………………

评论
热度(13)

© 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