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处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 许巍《在别处》

Red Fox and Ice/Scarf/围巾
PAPY & ROSS & KOUHAI MARRY ME!

【危险时空中的恋人】人物塑造问卷-阿勒娜

断断续续写了好久……原创故事《危险时空中的恋人》里女主阿勒娜的设定XD

问卷来自http://www.creative-writing-now.com/writing-character-profiles.html,感谢一个友情提供的后辈w

原网站是英文,这里使用的是自己翻译的中文版本。很长,看完的都是真爱,请在底部打卡【x

对啦,有朋友想要创造角色参与的话也可以(´▽`) 里面的角色基本上都是三次朋友!等吾等把世界观完善一下就可以了w【当然,也要等到高考完……


姓名:

阿勒娜 L. 格兰朵(Alegna L. Glandew),gn发类似于n的...

最近在看飘……

她拉扯着自己的袖口,以尖利的眼神撕挠长不过手指上月牙盖儿的蕾丝花边,严厉如同一位父亲。只有在这种关乎外表的时刻,她才会这样狠狠地对自己。讽刺的是她却容忍身体贪婪朵颐美食。布料吸了汗水,无赖似的蔫蔫趴在她手腕间,被黑毛衣收紧的袖口一捆,更是半分也不愿意挪动。她拽呀,拉呀,使手指一点点撑开皮肤和它之间的空隙,可那半截花边就是要露在外面,像只大意的野兽。
男子觉察到她的惊惶和怒火,连忙放下花瓶快步走来,双手搭在她肩上以示安慰。她抬起头,墨灰的眼睛被怒火烧得纯黑,她已将这不顺心的事迁怒于他。他本该帮助她的,这些事情她怎么会做!这个自高自傲的人,披了件西服就忘记本分了!男子知道她那孩子似的暴脾气和推卸责任...

【企划】换换衣服

企划群里的换衣play,抽到的是3号秋野亚纪!

島見:要、要穿露脐装……【紧张


“哇……”

島見捧起深红色的抹胸,指尖在布料上划出一道月光的残影。有着宽松袖口的短短连帽衫连着漆黑的热裤,边上系着金属的表链,喀嚓喀嚓地像是磨牙的兽。系着蕾丝的吊带袜和高帮靴,黑色手环,挂着假锁的脖饰,都让島見下意识咬住了嘴唇。

“穿这个、真的可以吗?”

对面苹果颜色的少女眨了眨眼。“你要是不想穿,换一身也行咯。”

“不、不麻烦了!”島見连忙放开嘴唇和舌头,结结巴巴地拒绝了。“我觉得、亚纪的这些衣服很好看……!”

“是嘛?”亚纪的唇上明显绽放出了笑意。“我觉得島見穿上一定也好看。”

“诶!谢谢…...

0·杀死十四号的一百种方法

日常练笔,杀死【人物】的一百种方法·【第几篇】。tag打作【杀死吾爱的一百种方法】

然而并没有杀死谁啦放心www【不一定哦hhh

本篇人物为No.1409,简称十四号,自家儿子。

 @巷口拉胡琴的瞎耗子 【顺便www


红色的围巾自少年的膝上滑下,如同玫瑰花瓣落入泥土中的棺木。

他猛地醒了神,及时抓住它柔软触角的尖端,又俘获了这温柔的条码。仿生机械手指装备着肉体无法比拟的精准探测器, 分子的每一次震颤,机械与布料造出的丁点挲挲声响。还有那棉布的温度,全部被放大数十倍直接传入神经中枢。围巾那么湿润,像是掉进了大海...

2015年总结!

不干事的一年___(;3放眼望去没有写出很多满意的东西…… 随随便便的倒是写了很多

那么和去年一样 按照自己的喜好提几篇出来总结一下吧www顺便占个tag!【。


  • 薰嗣

勾画】 2.9

随笔。少年如何画出梦中人的故事。

依旧是不分段流!掺杂着各式各样吾等中意的比喻www

Lump Sugar】 4.20

April生贺作,真嗣与幼驯染渚薰分分合合的故事【x

没有很好地表现出心中的想法……但是反过头来看却很喜欢一些描写以及标题的用法www

(未完)Siempre Me Quedara】 11.8

本是53日的贺文,脑洞开太大没来得...

审神者乱舞!

婶婶乱舞!自家的婶婶围巾 参上!

其实名字起的是渚 カヲル 但是太羞耻了所以还是用围巾【你。

设定上在温柔的药剂师大姐姐和男子力100的豪爽校服JK之间犹豫不决,最后选了围巾小姐【?!


名字:围巾(Scarf)

种类:女性审神者一名

描述:黑发绿眼的年轻(?)少女,具有外籍血统但交流不成问题。

黑色,连衣裙,长围巾。

十分看重自己的工作,会尽力做到最好。本身已是强者,却仍追求力量。

寡言少语,但意外地很有亲和力。对于工作失误会板起脸来说教两小时。打仗时也多话。

有时会念叨一些暗号密码一般的没人懂的话,或者用外语吟诗。

心里依旧是个怕孤独的孩...

现在是半夜1:30,0600说。最好的坦白时刻。那又怎样呢?他朝下看着早已入睡的少女,希望自己的光不会太过寒冷。棉被在套里已乱了,左一拳右一脚地伸展着,贴合着少女的睡姿——并没有工整到哪里。四处都睡了,左邻右舍,叽叽喳喳的风与树,吵吵嚷嚷的新邻居,就连云朵都已舒展开来,如宣纸书卷铺张成画般稀薄,这样可以随着风,四处旅行。星星没有那样自由,它们有自己的轨道,非得按部就班地走着不可。若是成为彗星就好了,环游整个宇宙,穿过虚幻的空间,身后满是飞速奔跑留下的脚印和火星子。但是,我不一样。0600低声喃道。我怎么能成为彗星呢。忙碌一生也不得歇息,最终因力竭而死,有什么好处。我的光是恒定的,如同南极深黑色...

对面房顶遭雨点捶打的声音使人烦躁,像是兵戈敲击淬炼,枪械触发扳机。本来文森特会享受这种暴力的声音的,他一直——只是现在稍微少些了——是制造这些声音的一员,在街道上、建筑里或是某个人温馨的小家门口,并且露出耀眼的微笑。可是时机不对。文森特不喜欢雨,湿淋淋黏糊糊的。他更喜欢雪,以及它的同音字。雪像是温文尔雅的降水,文质彬彬,洒脱又稳重,并伴随着使人头脑清醒的彻骨寒气。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它到底还是会融化,被脏污,之后变成不伦不类的废物,被踩扁,被压碎,羞愧地流进下水道。但只是那一瞬的美丽也以足够吸引人,这一点它又与它的同音字相似了。白点如要致盲一般亮闪闪的,是天上的星星坠落下来。而也是在某个霞

0600 - 1.

唱完那首歌,雨的脚步渐缓,惹得我不安起来,还以为是他又生气了,像是上一回我并没理会他的叫唤而因寒冷闭紧了窗,之后的一周尽是滴答的雨星子,氤氲着的云雾灼伤我的双手。忐忑不安地,我抿起苍白的双唇——冬日的寒冷如镰刀,在那血红的土壤上播种下龙牙。三处裂口,将要育成有皮肤有血肉的战士,只响应戒指上镶嵌的神的光芒。青金的暮色里尽是奶皮一般的云朵,又薄又香甜,中和了夜的冷寂,卸掉了雨水这负担,又可以轻松地四处巡游了。苍白的星点费力地撕开帷帘,惴惴不安地于边上立着。这间窗户月亮照不进,于是便成为他的所有。而他,迟迟不给回应,传信的风终结在了云烟之中。

就在我快要害怕到发怒的时候··...

蓝色是忧郁的颜色,而柠檬常酸涩。



围巾小姐不知何时被人说过,是十分适合大海的。想想也是,她那寡言少语的性格正搭配阴云密布下的海岸。这样说虽显得有些怪,但当她真正穿着及膝的连衣裙,戴着白色发卡一般的耳机,赤足在沙滩上信步而行时,你便不得不承认他们是天生一对。不过这自然是说笑,我们的围巾小姐早就有她的意中人了。他们在十二岁的时候遇见彼此,之后未来打算在脱离黑帮组织之后在某个小岛上成婚。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围巾小姐的恋人是位十分难以捉摸,却又魅力十足的男士,最喜欢的是大概是捉弄人罢。也因此,只有围巾小姐这样沉稳三无的女孩,才能顺利和他呆在一起。不管说出什么做出什么令人惊讶的事,她都抱以...

1 / 3

© 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