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处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 许巍《在别处》

Red Fox and Ice/Scarf/围巾
PAPY & ROSS & KOUHAI MARRY ME!

2015年总结!

不干事的一年___(;3放眼望去没有写出很多满意的东西…… 随随便便的倒是写了很多

那么和去年一样 按照自己的喜好提几篇出来总结一下吧www顺便占个tag!【。


  • 薰嗣

勾画】 2.9

随笔。少年如何画出梦中人的故事。

依旧是不分段流!掺杂着各式各样吾等中意的比喻www

Lump Sugar】 4.20

April生贺作,真嗣与幼驯染渚薰分分合合的故事【x

没有很好地表现出心中的想法……但是反过头来看却很喜欢一些描写以及标题的用法www

(未完)Siempre Me Quedara】 11.8

本是53日的贺文,脑洞开太大没来得...

生日快乐,文森特。


他的小腹离柔软有弹性差了无数伤口。那是被锻炼过的皮革,疤痕细细穿梭织成秘银锁子甲。其上的肚脐眼闷闷地半明半暗着,坚忍着,像是回乡后坐在酒馆角落啜饮麦芽酒的老兵。这一道?是个有趣的对手,使弯月形的混钢镰刀,血光映在上面显得那么柔弱娇怜。据说弑过神的武器,文森特的肚腹舔尝后便也只是哈哈大笑着咧开,吐出劣等的污水来。撒谎。撒谎。撒谎者的舌头要拉长了剁下,扔进倒泔水和精/液的暗巷腐烂才好。啊,那一横是个一丝不苟的读书人,操着眼镜光亮的纯银小刀刺过来,称是要除尽世间妖物。文森特没说话,他的小腹率先啐了一口:什么妖物!什么又是妖物?作乱人心,世间百态,哪个不是群魔乱舞?虚伪。虚伪。虚伪者堕入热沸...

对面房顶遭雨点捶打的声音使人烦躁,像是兵戈敲击淬炼,枪械触发扳机。本来文森特会享受这种暴力的声音的,他一直——只是现在稍微少些了——是制造这些声音的一员,在街道上、建筑里或是某个人温馨的小家门口,并且露出耀眼的微笑。可是时机不对。文森特不喜欢雨,湿淋淋黏糊糊的。他更喜欢雪,以及它的同音字。雪像是温文尔雅的降水,文质彬彬,洒脱又稳重,并伴随着使人头脑清醒的彻骨寒气。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它到底还是会融化,被脏污,之后变成不伦不类的废物,被踩扁,被压碎,羞愧地流进下水道。但只是那一瞬的美丽也以足够吸引人,这一点它又与它的同音字相似了。白点如要致盲一般亮闪闪的,是天上的星星坠落下来。而也是在某个霞...

夏天。
温抬手遮挡百叶窗隙下嚣张过分了的阳光,那些条纹在他白皙的皮肤与眼球上留下生疼的几道指痕,他只能四处躲藏,像偷渡客与警察的猫鼠游戏。太过刺耳,太过耀眼,太过寂静。蝉鸣喧嚣,阳光流淌,车辆穿行,排出阵阵废气,日常生活听惯了的音都被世界调低,被干燥膨胀的空气吸收夺取,挤出一片令人心生恐惧的无物。喜鹊不再出巢了,布谷鸟也不唱那标志性的歌了,温醒在比文森特体温高上许多度的巢一般布满皱褶的大床上,伸手去打退正大光明偷窥着的艳阳,略启红肿眯缝的浅银色双眼,立刻沦为了烈日晴天的俘虏。空气厚重,难以吸入胸腔,粘稠成块,如一碗发了霉的汤或大块果冻。他蜷缩在自己折出的痕迹之中,如同花精窝缩在最大而芬芳的玫瑰花...

温睡着的时候安详的很,驯服的鹿犊柔和的鸡雏都不足以形容那种全心全意投入睡眠的样子。明明是十一二岁的少年,却还有种奶臭未干的幼稚在脸上,空攥的拳头让人想轻轻赶走里面的空气而入驻自己的手指。布料有些扎人,给日光烤得暖烘烘的,散出刚出炉面包小麦香的好闻味道。属于王子的亚麻色头发在沙发上随意逃逸,看去如同太阳一般,皇冠散落于柔顺的珀色池塘间,打着旋儿沉入水底。高贵不非需它才能显露。美玉雕作的细柔脸颊,星点颜色的眼睛闭上了,这面容立即就少了冷、空和讽,是断臂的维纳斯,无眼的温。都说眼睛是神色在处,温的神色早已谢幕,早已与眼泪尖叫痛苦一并,自身体里被拿了出来。温是具蝉蜕,一副皮上结了厚厚水银壳的尸身,是神...

【Tiki生贺】【温和文森特】So far.

 @Tiki_3月10日215岁生日  说好的生贺!真的有点短,抱歉qwq

写了自家孩子!其实最可爱那个没出场【。】 出场的是任性的文森特和总跟在他身边的经纪人莉儿。 莉儿其实是个棕肤大胸美女来着【【

吾等终于写了年轻时流氓的文森特!!【欢呼【。

总之生日快乐!!祝单行本大卖www【是不是说晚了___(;3


[so far.]


文森特的恋人倒在他面前,伤痕累累,血流如注,异物扼杀掉喉咙里的哭号。少年洁净的金发染上结痂的褐紫红色,染上巷子里沉积的七彩色污秽和大雪的洁白。洁白散落在泻湖般盛放的鲜血旁,其量之大几乎像是抽干了少年...

幼时的温有只敏锐的鼻子,闻到松香味道会打喷嚏,喜欢嗅刚洗完澡的熊先生,下雨的时候会跑出去嬉闹,使劲吸气,连带着不纯的雨和飘飞的灰尘,睁着淡色的双眼拥抱整个世界。他是那么喜欢味道,以至于想把它们装进有木制瓶塞的小小玻璃瓶里摆在架子上贴上标签,想念的时候便可以拿来轻轻嗅闻,比如清晨树的香味,家中安适的灰尘气息,偶然风起中咸并温暖的大海,异域独特的佛像味,和猫身上清淡沁人的不知名的花香。
文森特也希望这味道是能保存的,可以用它们来唤起温的记忆。不是沾血的尸体腐臭味,不是颓颓而下的惨白日光,不是……不是空白一片,不是连他都改变不了的缺失。拥他入怀,看他习惯性地做出抽搐般的嗅闻动作,那些微小的颗粒进了鼻孔...

温。吾等的漂亮的好孩子。曾经穿戴整齐带着毛线帽子哈着白气老老实实坐在门口守着圣诞老人的少年,如今穿戴整齐身穿黑色礼服手拿小刀端端正正站在海因里希前笑出来的孩子。脸上的雀斑被血点覆盖,眼里的光芒被大雪覆盖。怪物在他面前痛苦的捂着双眼嚎叫,他脸上的表情依旧如在阳光下闲适地享用下午茶一般。并不知何为畏惧,因为早已失去了那颗畏惧之心。吾等那可爱的又可怜的孩子,失去了所有人温柔温暖臂膀了的温。


本来是给设定写的引子,结果写了半天设定决定放弃,根本没办法好好剖析温这个孩子,这块永不融化的冰雕,简单粗暴地把他按在椅子上给他画肖像画,把他拆的零散再装回去画图解析,都是没用的,没用的。这不是什么机器人,不...

文森特想,给自己的最好的生日礼物莫过于两个月之后捡到的冷冰冰的小猫咪。
他遇到过多少只猫,小腿上粘过长短花色各异的猫毛,却只有这一只能长长久久地留在他身边。
莉儿觉得奇怪。这也是当然的,什么样的文森特她都见过,可就是专情和温柔的他让莉儿吓得不轻。不是假扮的温柔,不是自欺欺人的专情——就算是瞒天过海了自己的心,也完全没有这样做的必要。文森特完全沉溺进去了猫的眼睛,那双灰蒙蒙一片的深潭。
就算如此,莉儿安慰自己说,就算如此,那只猫只要看到以前的文森特,和他在一起之前的文森特,工作时的文森特——即是说,真正的文森特,也会把惊吓摆在那张冷冰冰的小脸上吧。她知道的。在他之前,只有她在文森特身边,度过了比谁都长...

生日快乐,温。

“文森特?”

单膝跪地的成熟男人抬头,看着这个坐在高高扶手椅上的疑惑的孩子,露出仰慕与安心的微笑。他,这个少年国王,冷酷又无情,徒用一张姣好的脸俘获众多臣民跪倒在他身前。并不高大的他坐在巨大的王座上,手握世界的权柄,头戴沉重缀满宝石的冠冕,双眼看着远远的未来,看着除掉那可怕的怪物,海因里希之后的和平快乐的日子。作为他的骑士,文森特自然义不容辞,时刻陪在年轻君主身边,却有着自己的主意,只愿带着这个深深沉溺政术和报仇之中的可怕又单纯的孩子去看一看真实的世界,从那间笼罩着乏味暗灰的宫殿里走出来,看看广阔的,不被任何事束缚的天空。但这是大逆不道的,被抓住之后是要被处死的,但那没有关系,因为处死自己的...

1 / 2

© 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