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处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 许巍《在别处》

Red Fox and Ice/Scarf/围巾
PAPY & ROSS & KOUHAI MARRY ME!

【罗斯阿鲁】魔法

给阿庸的生贺!! @天然牧庸 小天使生日快乐(づ ̄ 3 ̄)づ

忽然想起你似乎也吃罗斯阿鲁,所以就写了!!不吃的话不接受退款【x


[魔法.]

自从梅雨季开始的那个周二午后,西昂就总是在做同一个梦。一开始的他是不记得的,意气风发的少年从不留恋梦境,只让晨光洗去一切朦胧的幻想。然而在那些长而乏味的白天当中,呆坐着的西昂忽然意识到,窗外不仅不在下雨了,而且还是晴空万里。

这不是我的屋子。西昂想。我是在做梦吗?他闭上眼睛,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了。我是在做梦吧。他喃喃地说,遮住窗外的霞光。知道自己在做梦之后,不应该会醒过来吗?然而睁开眼,自己依旧坐在简陋的,陌生的木桌...

【罗斯阿鲁/西昂克莱】一次相遇

发布了长文章:【罗斯阿鲁/西昂克莱】一次相遇

点击查看

难得的更新嘿呦【x

试一试长文章www

3·杀死金丝雀的一百种方法

罗斯阿鲁罗斯+双视觉/六本木视觉,终于回归老坑【。

可能有些黑,谨慎食用【


“What am I doing?”

不夜的舞台包裹着他,人潮的热浪将他浇得透湿。面对这陌生的世界像是面对着喷火的巨龙一般,他只得抓紧手中的剑——麦克风,大声喊出脑中自动出现的异常熟悉的歌谣,穿破贝雷帽,穿破探照灯,穿破不得安宁的暗夜。

“Screaming at each other, screaming at each other...”

到处,到处,到处都是高举双手的看不清面孔的人。如同嘶叫的杂音刺破耳麦扎进他头颅,左手不禁按住突突作响的太阳穴,冷汗浸满黑色呢绒外套。无人知晓他的异常,人们纷纷模仿他...

2015年总结!

不干事的一年___(;3放眼望去没有写出很多满意的东西…… 随随便便的倒是写了很多

那么和去年一样 按照自己的喜好提几篇出来总结一下吧www顺便占个tag!【。


  • 薰嗣

勾画】 2.9

随笔。少年如何画出梦中人的故事。

依旧是不分段流!掺杂着各式各样吾等中意的比喻www

Lump Sugar】 4.20

April生贺作,真嗣与幼驯染渚薰分分合合的故事【x

没有很好地表现出心中的想法……但是反过头来看却很喜欢一些描写以及标题的用法www

(未完)Siempre Me Quedara】 11.8

本是53日的贺文,脑洞开太大没来得...

【罗斯阿鲁】丽达与天鹅

参本《IF THE WORLD》的文!混更

高亮的HE 罗斯巨巨苏力冲天 阿鲁巴天使 天使 天使【

有奇怪的暗示和一堆神话梗请注意【。

依旧 本子很棒不来一发么!!!【x


[丽达与天鹅.]


“丽达?”

“恩。”

“天鹅?”

“对。”

黑发男子在有些昏沉的灯光下闲适地双手后伸,不需弯腰便能撑着住窗台。他双脚不顾对方严肃的眼神警告,正有一下没一下地交替蹬着精心布置的米黄色暗纹壁纸,留下浅灰色的污渍。“真是孤陋寡闻呢,阿鲁巴,尊贵的王子殿下连古希腊神话都没读过。”

“这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阿鲁巴有些气呼呼...

【罗斯阿鲁】将那样的罪恶变为美德的方法

 @秋麒麟  生日快乐!!像保证的那样 写了奇怪的东西www【x】稍微有些赶,但希望能看懂吧……

短【。】吾等这里已经1点了所以 hhh【你


[将那样的罪恶变为美德的方法.]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那样一位王。】

戴着黑手套的他捻起书页一角,用细薄的刮片将因潮湿而生霉粘结的组织毫不留情地拦腰斩断。为防止氧化而喷上的药剂蔓延出消毒水的气味,修复工程比想象中还要难。他俯下身去,被终年不见天日的地窖般的气味呛得倒了一阵胃口,又接着向内深入,如同处理动物标本,要将血肉尽数剥离、真正的宝贵脏器拿出,再放入用于填充的劣等空气。并不摘下终将报废的手...

【罗斯阿鲁】纯白妄想

 @多喝热水有益身体健康√ 猫泽泽的生贺 好久不见你qwq

虐狗 又不虐狗hhh 比较短

BGM可以食用Homesick - Kings of Convenience


[纯白妄想.]


金棕的咖啡洒在了电脑键盘上。

被烫醒了的始作俑者跳将起来,边抱怨着买的浓度不够,边从四处抓来餐巾纸或是乱成一团的文件擦拭。——暗骂一声,匆忙间竟把刚收到的的客户信息表也弄脏了。咖啡的香气嘲弄地飘散着,他撅着嘴把资料展平在桌上,接过同事一声不响递来的餐巾纸尽力清理起来,努力程度不亚于文物修复工作。然而最后也还是哼哼着,将乱摊子与还有余温的星巴克纸杯...

【罗斯阿鲁】鸟

给愿仔的生贺! @实休子是实休子哦w 

来源于安房直子的《鸟》,看到“少年的眼睛是奇异的灰色”吾等就···!!【。

有一点黑童话?


[鸟.]


罗斯十分厌恶大海。

那说不出缘由的厌烦感受使他自己都惊讶不已。只是看到潮起潮落,波浪翻滚,就有种意外的恶心感,像是头脑与肚子被谁搅动一般。夕阳映在水上如同死人的心脏,而月光则是惨白的嘲笑。船舶启程的声音使他烦躁,水声更是痛苦的折磨,更不用提海鸟追命似的叫声,听来简直是丧命的钟。

然而由于某种原因,他一直无法逃离海岸。每次想要走到沙滩外的坚实的土地上,双脚就不肯动弹一般粘于地...

草稿023

压箱底的草稿一篇【。


“阿鲁巴。”

“大少爷您又有什么事!!”

“你要是想跟函数题目结婚的话我觉得语文作文和英语阅读理解是伴娘伴郎。”整个上身压在对方肩上的罗斯拨弄着阿鲁巴软软的耳垂,充满敌意的视线越过他脑袋,几乎要把已看不出所以然的函数烧出两个洞。

“诶?那你呢?”不大习惯两秒钟不提自己不骚扰对方就难受的大少爷说起奇怪的话,阿鲁巴反问一句。

“我来抢婚。”大少爷很高兴地回答,俯下身去含住被捏的红彤彤的耳垂。

“好痒!放手!”被地主压迫到极致的长工终于奋起反抗。“怎么,耳垂是你的敏感点?”

“不是,是毛衣实在太难受。”阿鲁巴怕对方再对自己耳垂做什么过分的事就随口敷衍,结果背后...

不愉快

黑泥 还有 负能

少量艾鲁阿鲁避雷注意*

阅读需谨慎/


他从残梦中冷汗涔涔地挣脱。正是破晓之时,整张床被染成了赤红颜色,而他便是那出生的婴孩,仿佛回到了多年前一般瑟缩颤抖。鲜活的嘲笑声仍一遍遍循环播放着,他闭上眼,又被视网膜内那人的表情吓得回到现实,长出一口气,无力地敛敛失了温度的棉被,想藉此压下内心的动摇。

那是什么样的梦啊···强烈的真实感如同过于浓厚的色彩,在记忆的画布上肆意涂抹盖过现实。如水的阳光没有温度,反带给他不安的颤栗。行走在似曾相识的公园里,游人与孩子的喧闹声如同背景音一般自动播放着,好似时间忽然暂停于此...

1 / 10

© 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