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处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 许巍《在别处》

Red Fox and Ice/Scarf/围巾
PAPY & ROSS & KOUHAI MARRY ME!

虽然重复发两次很不好意思但是吾等还是发了!!【……

和叶叶 @ISKDR_修行中 的合作问卷♥ 希望画质能行……!

十分爱她,这个画里总有光的人(´▽`) 之后也要多多相互支持呀

Q6放不开了,完整的放在这里。是个之后可能会写的梗!

    “……唉呀,这个吊坠不是您的吧?”

    听闻此言,年轻的少年没能藏住惊讶,拼命点头。“是……我的一位,很好的朋友留下的。”

    “原来如此。”自称能通灵的男子,一身淡...

大利拉

薰嗣嗣薰无差


“我要背叛你了。”他将手指埋在我发间,如同少女的泪埋在枕间。任何开脱的话语都在他的真挚下曝裂开来,似凋谢了的花,落在泥泞里。“就在明天。我不去不可。”

参孙的头发被所爱的人剪下,莎乐美的爱人被她切掉了头颅。为了爱,人类都能做出什么呢?渚薰,你学坏了。我抓着了他的手。昔日的它们和主人的笑容一般坚定,自信,而所爱之人的温暖抽去了其中的生命,它们变得懦弱,忘记了该如何独立地生存。我亲上他的指甲,他曾举着它们,像是班上同学洋洋得意展示着假面骑士的稀有五星卡一样,告诉我说他指甲底下没有淡色的半圆,他不是人类,是前来抹消人类存在的生物。我亲吻它们,专注虔诚,好似出征战士亲吻神祗偶像的...

【生贺】【薰嗣】变种人会梦见鸽子吗?(I)

嘿大家好,这里是脱单之后就消失了的围巾:D【喂】

 @月光食堂 今天是食堂小天使的生日!!祝她生日快乐!!❤

给她一个(还是没写完的……)她心心念念过的银翼杀手para更新www

其实在草稿箱里写过一点,但是重读之后觉得不好就删了……【。】


[变种人会梦见鸽子吗?]


这里总是在下雨。那个变种人说。off space还好一些,那里只有火焰,奇怪的重力,一样垃圾的食物和数不清的星星。他瘦小的身躯映照着大都市数以万计的霓虹灯闪,眺望的瞳孔中反射的是时针秒针的滴答作响。

为什么?因为你享受在那做苦力吗?

那样就不用考虑明天要做什么。或者...

【薰嗣】眼睛里有星星的孩子

 @荼沐 你和真嗣小天使都生日快乐www!

一篇美好be,脑洞比较大,谢谢大家【……

本来说是贞薰嗣,但是薰不是很贞,比较吾等流【。

和14年写的一点点薰嗣有关系,可以猜一猜www


[眼睛里有星星的孩子.]


碇真嗣的眼睛里落了星星。这个事实一直到他长到十六岁,已经不相信父母和童话故事,连电视上的每日新闻都快要不相信的时候,才有人告诉他。告诉他的人是个疏离众人的男孩子,长着一双鄙夷世界的突兀红眸,缺少墨水的发一并吞噬了理应造出的阴影。他总是坐在教室第三排最左边靠窗户的那个座位,将自己搭在窗台上,如同爬得太高的猫俯瞰树下景色。当起风的时候如果窗帘也被硬拉着跳舞...

【薰嗣】Black & Blue

草稿箱里未完的一篇,放出来庆祝53日:D

本意是少年×狐仙……


我还记得我年少时的样子,他说,湛蓝的眼里盛出了回忆的海,还有碧绿的森林。那时我还是个瘦骨嶙峋的孩子,双眼绽放在饥荒的黄肤上就如同沙漠中的清泉,常受屋后的山林滋润。比起一本正经的父亲与迷迷糊糊的母亲,我更像是山野的孩子,敏捷、活泼,又有着野性——上下的睫毛张牙舞爪,是见不到光的森林黑漆光秃的枝杈;咬得参差不齐的指甲是爬树及留下印记的工具;最少量的衣物,保证身体的灵动。在这偏僻的地方,几乎四面环山,孩子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学着爬到树上,去摘那遥不可及且几乎失去实际作用的太阳了,像我这样的同龄人大有人在,但他们谁也...

变种人会梦见鸽子吗?

这里总是在下雨。那个变种人说。off space还好一些,那里只有火焰,奇怪的重力,一样垃圾的食物和数不清的星星。他瘦小的身躯映照着大都市数以万计的霓虹灯闪,眺望的瞳孔中反射的是时针秒针的滴答作响。

为什么?因为你享受在那做苦力吗?

那样就不用考虑明天要做什么。或者后天,或者我死去的那一天。四年的时间很短,一眨眼就过去了。我的一个朋友、不,伙伴……他的型号很老,连几百千克的重物都搬不了,就被赶去做清洁工。他一定做了太久太久的清洁工了,我刚到堡垒的时候就看见他戴着面罩,呆滞缓慢地扫地。人造纤维的扫帚毛扱过地面的声音就像电锯咬进奥尔多星的梁,咂啦。咂啦。……你不会明白的。大家都嘲笑他,在吃完饭...

我在梦里见到了一个少年,他大概是我满溢思念擅自造出的影像。作为复制品他温柔,纤细,有一台红色的华硕笔记本。与一切其他的梦境相同,他是若隐若现的,有时在客厅打开他的电脑,有时在餐桌上啃苹果,有时在卧房里看着我笑。他的嘴唇鲜红,眸子闪亮,指尖苍白、磨损,如同众星的轨迹。毕竟不是本体,他的边界线更加柔和,笑起来也更明媚,他会开朗地先打招呼,会容许我待在他身边,不学无术,只努力刻他进我树的眼睛,成为年轮,成为版画。我已经立过誓要保护他,梦里梦外,以及他的无数个分身都一样。他于是撩起剪碎眼眸的细发,站在我背后,乖巧地、毫无自觉地让我为他浴血受伤。在我即将醒来时我听见他问别人,为什么那个人杀掉了好多怪物,...

你浅浅幽蓝的眼睛

他如神一般漂浮在黑云之上,身影划开暗夜,沐浴着乳白的月光。他左手高举胸前,轻抚心脏,轻抚那曾经被朗枪刺穿的地方,绽开微笑,石榴的裂口一般。他说,来,我要给你幸福,这一次,还有许许多多的下一次。只给我的你,还有你的眼睛。

于是少年伸出手去。

如同碳酸钙落入盐酸,灼烧伴着疼痛翻滚上来,他们在坠落,他身后的翅膀凋零成樱花。他将少年紧抱在怀里亲吻,遮住他的眼睛避免他看见结局。他说对不起哦,我不是神,连天使也不是。我给不了你幸福,我只是想再看你那浅浅幽蓝的眼睛。


没关系的。被自己的眼泪呛到的少年想。我也只是想再看你罂粟盛放的眼睑而已。

2015年总结!

不干事的一年___(;3放眼望去没有写出很多满意的东西…… 随随便便的倒是写了很多

那么和去年一样 按照自己的喜好提几篇出来总结一下吧www顺便占个tag!【。


  • 薰嗣

勾画】 2.9

随笔。少年如何画出梦中人的故事。

依旧是不分段流!掺杂着各式各样吾等中意的比喻www

Lump Sugar】 4.20

April生贺作,真嗣与幼驯染渚薰分分合合的故事【x

没有很好地表现出心中的想法……但是反过头来看却很喜欢一些描写以及标题的用法www

(未完)Siempre Me Quedara】 11.8

本是53日的贺文,脑洞开太大没来得...

Siempre Me Quedara./我将永远在。

是的,今天又是5月3日了。一年之前我正与他交往甚欢,两人在被阳光染作七彩的实木地板上轻轻摩擦,靡靡细语,左手轻搭俏肩,右手环抱纤腰,合着他随意哼出的慢得打瞌睡的节拍转着圈子,一圈又一圈,耳内的半规管发出抗议的嗡鸣,尝到麻醉的温暖而如入云端的小脑放任大脑自流去了。脸与脸贴得那样近,他每根发都沐浴在颜色之下,却仍不染丝毫尘埃,便当是被X光照过去,周围全留青黑色的晕影。我的手湿冷且微微打颤,全仰靠着他那瘦弱结实的身子承载,带领,循循善诱。逆光时他轮廓外的尘埃全部因慢动作而看得清轨迹,全都屏着呼吸毕恭毕敬地滑动着,组成翅膀的形状,光环的形状。他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诱惑,是潘多拉,是美狄亚,是大利拉,不...

1 / 6

© 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